讲述人:蔡某(化名)

47岁,某市规划局局长,手握十来套房子的“房叔”

公务员中各有喜好,我就是那个喜欢钱但更爱房子的人。我始终认为钱就像流水一样,终究会有干枯的一天,而房子则如同聚宝盆,只要楼市不崩盘,那它们就会每天都给我带来经济效益。

  • 福利分房 拥有第一套房
  • 职务之便 有人送钱送房
  • 房产妻子打理 落儿子名下
  • 退休后去日本当房叔

往期回顾

房叔成长记:拥有房子很简单 只要有钱或有权

笔者“碧烟檀香”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了蔡某,了解他和房子之间的故事,最终在经过同意后,把“房叔”的故事呈现给读者。为符合网友阅读习惯,笔者以规划局局长口吻写作此文,特此说明。

我在规划局担任公职已经二十多年的时间了,大小也算是个领导,手里有十来套房子,算是大家口中的“房叔”了。这么多年来,我悟出一个道理,其实想拥有房子很简单,只要你有钱或者有权。

公务员福利分房 拥有第一套房

作为现在的公务员,一般来说是不必为了房子发愁的,最起码会有福利房。在1999年的时候中央曾经下发了一个文件,鼓励为在北京的公务员提供经济适用房。于是各省市政府也纷纷效仿,各种公务员及企事业单位的小区兴建了起来。说句实话,1999年那时公务员确实收入低,我那时每月才750元,买房子确实买不起。也正是在那一年,我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套房子,两间小房,俗称“一间七五”,虽然还不到50平米,相比还有人住在“筒子间”“鸽子楼”里面,我已经感觉到相当幸福了。

时光飞逝,原来不被看好的公务员现在成为了中国最抢手的职业。而中国的房价也如同坐火箭一样直冲云端。这十几年里,我也一步一步地升官,提升着自己的地位,当然住的福利房也越来越好。

大体来说,福利房有两个来源,一是商业用地建房,然后被政府团购;第二就是单位的自留地建房,因此福利房会比周围的房价便宜很多。新建的福利房,位置好、户型好的,一般由单位里的领导或者资历较老的人先行挑选。当然购买新福利房的同时,原来享有的福利性住房必须要让出,单位会用一定价格进行回购,然后再分配给其他人。但一般领导可以拥有多套福利房,不过我只要了一套。

职务之便 有人送钱送房

我只要了一套福利房,并不是说我多么无私,恰恰相反,是因为我可以通过其它途径来获得房子。

其实,我所任职的规划局,日常工作中几乎每天都要和房地产商打交道。他们都是非常有钱的主,并且也都信奉“金钱至上”的原则,特别喜欢交“朋友”。平时有事没事就会叫我一起吃饭、洗浴、打高尔夫和打麻将,喝酒按摩我不爱去,打麻将我倒是很喜欢,有牌局一般都会参加。大家知道我有这个爱好后,就经常做局邀请我去,打上几个钟点,包里自然就会多一些钞票。这些钱多了以后,想要买房自然不是件难事。不仅如此,有那么几次,打麻将甚至能直接给我带来一套房子。

记得有一天,打麻将认识的李老板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开发的一个楼盘建筑面积,比该宗土地出让时规定的可用地面积多出了不少,想让我在审核时帮帮忙。我一算,这多出的面积至少可以让他从中多赚上千万。

他开发的区域原来是一片荒地,周围的村民都因为城市规划搬迁成了城里人。不涉及到拆迁时的钉子户,这个问题看似很棘手,其实倒也很简单。我听他说了大概的情况,马上估算出了事情的难度。但我没有说这件事很容易,而是把困难说得最大化,他也立刻心领神会,言语间带有暗示。于是我安排相关人员对李老板报批的材料审核时,没有依照规划设计要点进行审查,而是直接审核通过了,又为该项目核发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后来又帮李老板办理了销售许可证。在拿到销售许可证后,李老板也兑现承诺,将一串钥匙交给了我。我也就这样一套一套地拥有了我的房子。

房产妻子打理 落儿子名下

公务员中各有喜好,我就是那个喜欢钱但更爱房子的人。我始终认为钱就像流水一样,终究会有干枯的一天,而房子则如同聚宝盆,只要楼市不崩盘,那它们就会每天都给我带来经济效益。

我的房产大部分落在已经取得日本绿卡的儿子名下,并且交由我的妻子来打理,有的出售,有的出租。之所以这么安排,是因为我知道,儿子已经在国外,他名下的房产一般是不会清查的。而我自己名下只有一套房产,也就是那套单位分发的福利房。当然我还有另外一个户口,那是我的另一个身份,包括房子在内,我的大部分财产都在这个身份名下,这也都是为了防止官员财产申报。对于我来说,双户口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我把财产放到另一个名字和身份下面。而这个名字往往就是凭空捏造出来的,神不知鬼不觉,更不会被查到。

说起这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它确实是一种有效防止官员贪污腐败的措施。在美国、欧洲、日本、新加坡甚至港澳台都取得了成功。但是,在国内因为没有相应的监管机制,领导干部申报自己个人财产的时候都是“全凭自觉”,想怎么写就怎么写,那大家自然尽量往少里写。比如著名的广州“房叔”蔡彬当初向上申报时说的房产就只有两套,因为没有核实环节,申报上去也就认可了,只是后来被网友爆料才得以曝光。其实这些资料真想查从档案馆就能查到,所以后来也禁止了个人对公民名下房产资料的查询,要是还能随便查询的话我们真的伤不起。所以,这样的申报制度,基本上就是只防君子不防小人,可是真正该抓的往往就是小人。

计划退休后去日本当“房叔”

不过换届之后,中央的整顿力度明显在增加。原来悠闲的日子也开始不安全了。幸好我把儿子早早的送去了日本,让他在那里买楼当房东。

日本这个国家很有意思,只要有居留签证,有正常的纳税记录,都可申请银行的住宅贷款。别看中国楼市这么火爆,周边各国楼市却非常疲软,日本已经低迷有二十年了,所以我觉得正是投资的好时候。同时日本的房产回报率也不错,虽然随地段而有所不同,但是大多在4%到10%之间,上海的房产年投资回报率在2.5%-3%之间,温州只有1.5%。

于是,我给儿子在好地段买了两个店铺,又买了一座民居,还有一座乡村别墅,店铺和民居出租,别墅自己住。这样,只靠租金就能让他生活得很好,在日本也算是个“房哥”了。而我自己再过几年也要退休了。也许,退休以后我会到日本和儿子一起,在日本继续过着我的“房叔”生活。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房产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击此处编辑投票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