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房哥 推荐好内容,推翻烂内容,评点楼市百态、 哥只在乎你的关注!

腾讯房产出品深度评论栏目

2015-10-07第559期

青蒿素治得了“中式”病吗?

【侃房哥】青蒿素治得了“中式”病吗?

文︱刘德科

屠呦呦先生得了诺贝尔医学奖,她感慨说:“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

为了对付疟疾,屠先生研究了几百个药方、几百种草药,有从民间寻访的,也有从中医典籍读来的。试验了一百多次,还是没有成功。

最后,据说是葛洪《肘后备急方》中的几句话给了她一闪灵光:“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她突然意识到,可能是在加热过程中破坏了青蒿的有效成分,所以改用用沸点更低的乙醚来提取。于是,青蒿素宣告诞生。

这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实际上,青蒿素一直是中医存废之争的经典话题,双方都把它当作自己的有力证据。中医支持者说,你看,是中医治愈了无数人的疟疾;反对者说,青蒿素就是用科学方法提取出来的,这就是“废医验药”的成果。

如今,“废医验药”是中医反对者的核心观点。它的前身是一百多年前的“废医存药”,国学大师俞樾(1821-1907)提出的。俞樾是谁?曾国藩的得意门生,李鸿章的师兄。曾国藩专门评论过这两个学生:“李少荃拼命做官,俞荫甫拼命著书。”

俞樾仔细研究过《黄帝内经》等中医典籍,平时还常给人开药方治病。当年他提出的观点,在今天的大多数人来仍然有点“离经叛道”。堂堂的国学大师,不应该弘扬中医这样的国粹吗?

中医存废之争,已经吵了一百多年。从晚清到民国,只要是你报得出名号的大咖,几乎都卷入了这场争论。直到今天,只要谈起这个话题,仍然可能会导致朋友间的“割袍断义”。

【侃房哥】青蒿素 治得了“中式”病吗?

西湖俞楼:俞樾故居

我们一直生活在“传统”的巨大阴影里,接受“传统”给我们的恩泽。

屠呦呦先生提取青蒿素的灵感,来自1800多年前老牌炼丹师葛洪的记载;“屠呦呦”这个名字本身也是“传统”的一部分——出自《诗经》名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蒿”。

从她父亲给她取名“呦呦”,到她提取了青蒿素并且最终得了诺贝尔奖,“传统”这个漫长的无形锁链,在她身上完美闭环。

中医也是“传统”的一部分,像空气一样充盈在我们周遭。要废除它,恐怕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它可能有点追赶不上这个时代,出了这样那样的问题,或许我们不必苛求它,至少它还能给很多人带来心理安慰。偶尔,还会冒出一位屠呦呦先生,让整个世界为之一惊,为之赞赏。

但更大的问题在于,中医似乎被演变成了民族自尊心的一部分。一个普遍的质问是:凭什么西医就是科学,中医就不是?

中医存废这样专业的问题,不需要我班门弄斧。我只关心,任何一个事物,当它演变成民族自尊心问题时,那就值得警惕。

和中医一样,中式建筑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中式建筑的舆论境遇比中医要略“好”一些,至少几乎没有大咖会跑出来说要废掉中式建筑。相反,更多人都在怀念中式建筑,怀念青砖黛瓦、榫卯、滴水的屋檐、四合的院落。当然,也有人质问:为什么我们的城市充斥着西方建筑,而非中式建筑?

甚至还有人摇旗呐喊:中国已经沦为西方建筑师的试验场!潜台词是说,为什么不多造一些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建筑?

很不幸,我只能给出一个残酷的事实:中式建筑比中医“惨”多了,它几乎已经彻底不存在了。

【侃房哥】青蒿素 治得了“中式”病吗?

屠呦呦旧居被作为房地产项目一部分

中式建筑,要么有幸成了文物保护单位,要么留在了梁思成先生的书里。如今,除了少量的修复工程,完全新盖的中式建筑几乎已经绝迹。

估计有人会说,房地产商不是新盖了很多中式别墅吗?是啊,我参观过许多所谓的“中式别墅”,但绝大多数都是横店影视城古装剧拍摄现场的那种浓浓山寨味。即使是万通在北京开发的苏园,万科在深圳、上海开发的第五园,泰禾在各个城市开发的“中国院子”,也不例外。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相对纯正的“中式别墅”,那估计只有绿城,比如苏州的绿城 桃花源与杭州的绿城 桃李春风。我先简要叙述一下绿城一直不肯公开承认的中式别墅血缘谱系:

十几年前,一个叫做让-米歇尔 盖西(Jean-Michel Gathy)的比利时人,在杭州设计了富春山居度假酒店,简直是个杰作,而且看起来很中国。

绿城董事长宋卫平让人专门住在富春山居度假酒店,现场观察学习了一段时间,然后也做出了一个所谓“中式风格”的酒店,叫西子湖四季酒店,做得也还算不错。

然后,绿城又陆续在杭州的云栖玫瑰园和苏州的桃花源项目分别做了中式别墅,借鉴了胡雪岩故居的一些做法。最后又做了如今在房地产业界非常著名的中式小别墅产品——绿城 桃李春风。

无论哪个绿城的中式别墅项目,建筑外形已经非常中国,但内在的空间布局,主要是西方别墅的手法。也就是说,绿城造了一个不错的“中国壳”。

当然,这不是绿城的错。我们的日常生活已经现代化了,传统中式建筑的那种空间布局,显然已经不适应我们今天的居住需求。我们已经不可能按照古代官方钦定的《营造法式》,去建造任何一栋能够满足现代生活的中式屋宇。穿上长袍,只能回到影视城里的那个中国。

【侃房哥】青蒿素 治得了“中式”病吗?

比利时人设计的富春山居度假酒店

或许还有人会说,那个著名的苏州博物馆,贝聿铭设计,不就是中式建筑吗?你怎么可以说绝迹了呢?

我专门向中国工程院院士程泰宁先生请教个类似的问题。程先生的回答是:“贝聿铭在中国的作品,比如苏州博物馆和北京香山饭店,被很多人冠以‘中国风’,我不赞同。首先这两个建筑的平面布局就不是中国式布局。以苏州博物馆为例,它的布局仍然是西方式的几何构成,它的体块面关系,完全是西方式的几何化;而中国传统建筑强调的则是随机性和自然性,所谓‘曲径通幽’就是如此。”

贝聿铭虽然是在中国出生的美籍建筑大师,但连他自己都说:“虽然我从来不忘中国,我的祖辈居住在那里;但我的建筑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不曾有意识地中国化。我是个西方建筑师。”

所以,那些把苏州博物馆当作中式建筑经典案例的人,恐怕是表错情、会错意了。

我们盖不出也不需要盖出“中式建筑”了。其实,西方人也一样,他们差不多也已经弄丢了所谓的“西方建筑”。

贝聿铭、库哈斯、扎哈 哈迪德等所谓的“西方建筑师”,他们设计的建筑还能叫“西方建筑”吗?恐怕只能叫“现代建筑”吧。在他们的作品上,已经看不到希腊帕特农神庙或法国凡尔赛宫的半点影子了。

“西医”也一样,它本身就是一个不太准确的词。西方传统医术,应该是那个主张“放血疗法”的蒙昧阶段吧。或许,中医或西医都已经慢慢被淘汰或被升华了,剩下的,只有现代医学。

或者说,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我们已经很难对深度交融的东方与西方,作出清晰的界定。

【侃房哥】青蒿素 治得了“中式”病吗?

贝聿铭作品:苏州博物馆

那些试图用中医匹敌“西医”的人,那些对“西方建筑师”充满敌意的人,犯得恐怕都是“中式”病。他们怀里揣着一颗弱小的民族自尊心。

中国正在崛起成为一个大国,我们的国民也要培育出“大国心态”吧。我理解的“大国心态”是,自信到善于扬弃自己的传统,自信到几乎不需要理会什么自尊心问题。

美国诗人艾略特在《传统与个人才能》一文中写道:“传统是不能被继承的。你若想得到它,必须付出很大的劳力。”

屠呦呦先生得到了它,那个叫做“中医药”的传统。只是,不知道她提取的青蒿素,能否治得了在这个国家不断发作的“中式”病?

免责声明:文章仅为"侃房哥"个人观点,不代表腾讯房产官方声音。网友可通过微信、微博与我们互动,就文章内容进行深入探讨,推荐好内容,推翻烂内容。联系方式:微信用户可通过搜索"腾讯房产"官方微信(ID:housetencent)进行添加;微博用户收听"侃房哥"官博(http://t.qq.com/kanfangge)进行互动。

你觉得本期侃房哥质量如何?

0
0
0

嬉笑怒骂皆楼事。主要针对房地产市场上当下最热门的时事、奇葩事等,以购房者视角,犀利角度热侃楼市,哥只在乎你的关注!

房产微信官号

房产微信官号housetencent

腾讯房产二维码>

欢迎大家添加腾讯房产为微信好友,我们每日将向您提供最重要的房产资讯。可以通过扫描左侧二维码来添加…[详细]

幕后人员:

责编

  • 曹延

主创

  • 叶正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