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人的焦虑:浮城之上“鬼打墙”

地产人的焦虑:浮城之上“鬼打墙”

(腾讯房产 桃溪 发自重庆)

29岁的董小鸥(化名)最近很焦虑。

一方面焦虑的是,马上就要到而立之年,却还没有找到立身之本,家里年年催促结婚,因为工作太忙,连女朋友都还没有着落。

而更让他焦虑的,则是冒行业之大不韪,在临近新年时,离开了遭遇“政治风波”的老东家,不承想新东家马上就面临“破产”传闻。

鬼打墙? 出了泥潭还是泥潭

自打大学毕业,从到楼盘做实习销售开始,董小鸥进入地产行业,已过了“七年之痒”。

可他和朋友们所经历的,无不让他们如鲠在喉,不仅痒,而且痒得难受。

2014年,董小鸥原来就职的重庆某知名开发企业遭遇困境,老板因为官商问题被带走调查,树倒猢狲散的传言连日不绝,就连父母,都关切地问,你们公司会不会垮?

终日的惴惴不安中,董小鸥开始“骑驴找马”,所幸,老东家在行业内声望不低,素有“重庆地产黄埔军校”之称,要找个下家,并不难。

于是,放弃了年终奖,董小鸥顺利地加盟一家外来上市房企——他的老东家,因为多年布局上市未遂,遭遇危机时,很难应对银行和金主的挤兑。“上市企业,总应该稳当吧。”他理所当然地这么认为。

可没想到,新公司的座椅还没捂热,一则消息又让他陷入深深的焦虑中:公司被传破产重组,而事实上,在重庆的几个项目,销售情况也一直不温不火,甚至,去年拿下的一个项目在一期面市后,公司内竟悄悄传闻高层正在打算转让二期用地。

董小鸥并不是没有经历过这些,在2008年市场大跌时,他刚工作不久,在一个小开发商的小楼盘当一个小销售,房子卖不掉,公司没多久就撑不住,幸好老板有钱,索性当时不卖,才扛住了那一波低谷。

从那以后,他就认定了,一定要找一个抗得了风险的公司,一定要进大公司。

可无论他的前东家还是现在的公司,年销售业绩都挂了好多个0,不可谓不大,却一个比一个风雨飘摇,“怎么跳槽都要装上烂摊子”,就像走进森林遇到了“鬼打墙”,不禁让他怀疑自己,当初是否入错了行?

且行且珍惜 地产人的“浮城”

董小鸥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一边滑动屏幕,一边说:“你看,重庆北碚最大的开发商,天奇,据说已经破产了。金易的老板给债主发的致歉信,也被曝出来。”他叹了口气:“我的大学同学有在绿城工作的,去年融绿扯皮,他就干脆辞职,自己去做生意了,现在让我好羡慕。”

而就在重庆两家房企曝出资不抵债消息之前,赣州的两家房地产公司破产,留下20亿元债务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地产圈。

和2014年的光耀地产“断血”不同,这些企业虽然没有光耀那么大的盘子,但离自己更近,所带来的切肤之痛可谓感同身受。“小企业熬不住,大企业也不好过,天奇做了20年房地产,说没就没了,重庆像这样有历史的私企,现在很危险的不是一家两家。”董小鸥说,自己还认识不少那些公司的人,他们对自己前景的担忧,较自己尤甚。

“我刚入行的时候,地产是个好行业,不少人抢着进,公司每天都有来面试的人。”董小鸥说,当年的地产行业精英云集:“那个时候只要你努力一些,房子一定卖得出去,业绩一定会有,待遇和职位也都有了。现在待的时间长了,发现行业就是这样,转来转去就是那些人,新鲜血液少了。”

董小鸥有一位同事,重庆知名的本地公司几乎待了个遍,常和他聊“接下来还能去哪里?”

“前几年过年回家,哥哥姐姐都会给孩子说,向我学习,进一个好行业。”董小鸥说,即便是现在,自己还算是家里的“高收入群体”:“现在我还是压岁钱发得最多的,但是家里都不叫孩子学我了,让他们去学马云,还给孩子买各种书看。”

说到这里,董小鸥的手机响了,解锁一看,是朋友发来的一条消息:南京天朗地产公司宣告解散。他把手机递过来,自己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以近乎呢喃的声音说道:“男怕入错行啊……”

作者手记:

《浮城》是梁晓声的一本小说,讲的是一座城市在一夜之间从陆地断离,孤岛般地在大海上飘荡,城里谁也不知将去往何方,人人自危、一团乱麻。今时今日的地产行业,或许还没到那样的地步,但这个曾经吸纳了大量社会精英的行业动摇起来,哪怕并不够剧烈,已足以让那些曾经的精英们足够紧张。

他们应该庆幸,自己还并未麻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佳兆业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下载看房App,随时随地掌握一手资讯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刻下载看房APP;
房市动态先知晓 , 在线沟通无骚扰,独家优惠享不停。
 
在这里,读懂楼市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房产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房产”,获取更多房产资讯。
[责任编辑:qianyu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