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房产房产 > 房产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北京“蚁族之村”唐家岭将建成休闲广场(组图)

2012年03月11日02:42京华时报[微博]孙雪梅我要评论(0)
字号:T|T

北京“蚁族之村”唐家岭将建成休闲广场(组图)

唐家岭拆迁工地现场。本报实习记者赵恩泽摄

北京“蚁族之村”唐家岭将建成休闲广场(组图)

曾经的唐家岭秩序混乱。(翻拍图片)本报实习记者赵恩泽摄

昨天的北京,风力四级。在北京西北五环外,著名的“唐家岭村”原址,推土机正在工作,不时扬起一点沙尘。未来,这里将建成一座森林公园。不远处,18栋新板楼已平地而起,南北通透,这里将是唐家岭村回迁农民的新家。

唐家岭村,只是首都城乡接合部改造的一个缩影。过去两年,北京完成了50个重点村的集中改造建设,并全部启动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此外,13个村已实现整建制农转居。今年起,21.4万农民将陆续住进新楼,成为北京“新市民”。

不堪回首的脏乱差

彼时的唐家岭,是全国知晓的“蚁族”村,犹如一个混乱的集镇:十多条公交线路穿村而过,无数小门脸充斥在狭窄的道路左右,违章建筑“肩并肩手握手”。道路、下水管线严重老化,地面污水横流,垃圾随处可见。

“新房子模型早都已经出来了,东西两侧是回迁楼,18栋楼有3000多套房子,村里还要建一所幼儿园和小学……”昨天,唐家岭村支部书记屈富站在村综合改造总指挥部的大厅内,指着村规划模型,介绍新唐家岭村的未来图景。

屈富说,今年6月,村民们就能拿到新房的钥匙了,今年9月1日,小学和幼儿园也要按计划开学。在模型上,还有一片规划为“唐家岭休闲文化广场”,屈富说,该片是产业功能区,还要在功能区内建10万平米的租赁房。

看今朝忆往昔,屈富告诉记者,“往事不堪回首”。

2010年启动改造前,唐家岭村流动人口达5万人,而常住人口仅3000人,成为严重的倒挂村。彼时的唐家岭,是全国知晓的“蚁族”村,犹如一个混乱的集镇:十多条公交线路穿村而过,无数小门脸充斥在狭窄的道路左右,违章建筑“肩并肩手握手”。道路、下水管线严重老化,地面污水横流,垃圾随处可见。村中租住的人口鱼龙混杂,偷盗、抢劫等刑事案件有时候一天就要发生好几十起……

同样的情况,在北京城乡接合部还有西局、旧宫、衙门口等49个村。加上唐家岭,这50个村分布在9个区,涉及73个行政村133个自然村,面积相当于东城、西城两区之和,户籍人口21.4万,流动人口则超过百万。这些村,也都布满了市委市政府领导调研的足迹。

“到了必须改造的时候!”2010年2月26日,北五环的北京会议中心,各区县、各部门的领导干部一早就赶到了会场,为重点村改造会商。

大会上,市委书记刘淇激情洋溢地动员,他指出,当前全市发展中问题最大、矛盾最多、各方面反映最强烈的就是城乡接合部建设问题。这里的群众受城乡二元体制所困,既没有享受到城市发展的好处,也失去了新农村建设的实惠。这一地区不仅治安案件多发,而且在经济收入、生活水平等许多方面都存在问题。

刘淇说,“我们决不能让这种现象长期存在下去,必须下大决心、大力气解决这个问题!”一场轰轰烈烈的重点村改造,由此拉开帷幕。

村支书讲述拆迁史

不管宅基地大小,每家补偿20万元,回迁楼房面积则按照宅基地面积置换,屈富说,“你家有800平方米的宅基地,就置换800平方米的新楼房给你”。

2010年5月9日,唐家岭村宅基地搬迁腾退工作正式启动。城管、公安、律师、会计、评估、政府工作人员等10多个小组进驻唐家岭村,开始入户劝说,但遇到的困难“想象过,却还是有些难以预料”。

屈富说,工作人员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将“腾退改造”的一封信送给村民,然而村民得知这一消息后,纷纷锁上了门,“不开门,也不应答,刚开始信送都送不出去”。

屈富虽是村支书,却也是腾退户之一,他开始用自己的经历苦口婆心地劝说。“腾退方案这部分家庭同意了,另一部分人又不同意”,他介绍,光修改腾退补偿方案就将近20次,每次修改之后,会计又得重新算账。

屈富回忆说,村里各家各户房子数量都不一样,宅基地大小也不一致,有的在宅基地上盖了7层,有的6层、5层、4层、3层、2层,统统都有。曾经有一个方案,2楼以上的房屋,按照每平米800元补偿。结果加盖楼层少的家庭,坚决反对。

经历了10多次修改和协商,唐家岭村最终选择了按户头补偿的方式,不管宅基地大小,每家补偿20万元,回迁楼房面积则按照宅基地面积置换,屈富说,“你家有800平方米的宅基地,就置换800平方米的新楼房给你”。

70%以上的村民同意了这一方案,但少量村民天天找支书“骂人”。

“我姓屈,是委屈的屈啊!在腾退结束后的庆功会上,我大哭了一场。”屈富说,每家每户的利益不一样,总有人去找他“多要房或多要钱”,几句话不对就开始骂人了,“不管怎么骂,都听着,耐心地劝说”。

不只是屈富,其他进驻唐家岭村的工作人员,都有相同的遭遇,除了没日没夜地工作,还要忍受村民的各种发泄方式。

不过,让屈富和工作人员感到欣慰的是,最终村民几乎都签订了腾退协议书,“一点矛盾都没有不可能,但拆迁过程中没有发生人身伤害,腾退期间没有过激行为”。

2010年12月18日,唐家岭地区1153个旧村宅基地院落全部完成腾退,比预定日期提前了12天。

唐家岭仅是缩影,房山东羊庄村、顺义天竺村……以50个重点村为代表的城乡接合部,都发生着一场波澜壮阔的大转型。

新市民憧憬新生活

村集体盖租赁房,之后租给海淀区住保办10年,海淀区住保办可能把这些租赁房用作公租房。“这是双赢的结果,租金收益村民将按股分红,住保办租这样的房源,土地成本为零。”

屈富既是村干部,也是腾退拆迁户之一,在这次腾退改造中,除了20万元的一次性补偿外,因他原有宅基地为227平米,在6月份即将入住的回迁楼中,他将分得四套房,其中两套一居室,两套两居室。

“有了这些房,我出租两套,也有不少收益了。”屈富说,村民除了获得的回迁房面积较大外,唐家岭村20万平方米的产业用地属于集体,农民将可以按股分红,村民代表将来成为股份代表。

产业用地中,有10万平方米将建设集体租赁房。屈富说,目前已与海淀区住房保障办公室达成口头协议,海淀区住保办给予5亿元建设资金,村集体盖租赁房,之后租给海淀区住保办10年,海淀区住保办可能把这些租赁房用作公租房。“这是双赢的结果,租金收益村民将按股分红,住保办租这样的房源,土地成本为零。”

不只是唐家岭村在实行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其他改造的49个村,也在推动此项改革。50个重点村,在未来都将实现整建制农转居,目前已经完成13个村。

北京市委常委牛有成说,重点村建设充分尊重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等法律赋予的财产权,让农民有合理的财产补偿。以超转人员为例,有人均50平方米的住房,有人均25万元左右的拆迁补偿款,每月能领到1200多元的保障金,门诊和住院费用报销80%以上,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每年还有股东分红。

村民未来的收益和就业得到保障,后顾之忧才能解除。

屈富告诉记者,在唐家岭村未来的就业方面,新社区物业将安排100至200人,村里的蔬菜大棚基地又能安排几百人。

与此同时,北京市委常委牛有成表示,北京50个重点村的改造,通过调、拆,腾退出来的土地,将与城市功能规划相衔接,与周边高端产业功能区相配套,形成物流商贸、健康休闲、文化创意全新业态,发展金融服务、信息服务、科技服务等高端产业。重点村经济发展着眼于农民充分就业,通过政策集成,集体土地“自征自用”,征地安置、定向出让等方式,留出空间保障农民就业。

“村委会正在逐渐淡化,居委会正在逐步壮大”,屈富说,唐家岭村的农民,并没有失去土地,但已经成为有资产的新市民。屈富和其他50个重点村的“新市民”一样,憧憬着未来的好生活。

加载中...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gaviny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最新热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