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全很喜欢发朋友圈,每天不落。在那里你能知晓他工作生活的行踪,还能看到柿子林的小动物们小植物们过得怎样。这在同级别的大佬当中并不多见。 


张宝全是红树林度假世界的创始人。柿子林是他的私人居所,占地300余亩,鸟鸣啾啾,万物生长,散养的骏马时而低头食草,时而扬蹄奔跑,俨然一个世外桃源。柿子林当年建成后,在国内国际得奖无数,但它丝毫没有“富贵逼人”,而是处处体现出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这里的一草一木,处处都体现出主人高雅脱俗的文化品味。

 

冯仑是地产界的思想家,张宝全则是地产圈的艺术大师。这是地产圈同行对两位大咖的一致评价。5月20日,我们对张宝全进行了采访,地点就在他平日最常呆的画室。本来很大的画室被书籍占据了大部分面积,未干的颜料、成品画作、一张办公桌填补了剩余空间。 


他与主持人马丁,就坐在那张摆放了各式画笔、毛笔的办公桌后面,面对腾讯网友畅谈了2个半小时。两面玻璃门外,竹影婆娑,锦鲤自由游弋。 


寻找艺术家与商人之间的平衡,向来是一个难点。张宝全花了10年时间才找到一个很舒服的姿态,红树林度假世界就是两种角色平衡的纽带,里面装有他喜欢的一切,时尚、购物、娱乐、艺术与文化。与此同时,10年磨一剑的红树林也为张宝全迎来了收获期,让他在扩张旅途中大步向前。

“红树林创造了单月营收过亿的奇迹”

张宝全十分清楚地记得一组数字,那是三亚湾红树林度假世界的营业额。2017年1月,三亚湾红树林度假世界实现营收1.1亿,住店客流18.6万人次,非住店客流30万人次。同样,去年营业的青岛红树林度假世界也是一亮相就赢得满堂彩,开业两个月就奇迹般闯入山东“十一国庆”的十大人气景区,排名第九。 


“红树林度假世界的收入是传统酒店的2到4倍,营收单月破亿,这在国内还是首次。国际大品牌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们红树林做到了,作为中国人,我很自豪。”张宝全接着为我们描绘他的红树林蓝图,“红树林开始进入第二阶段,走向轻资产,输出管理。一旦进入到轻资产模式,会跑得更快。”接下来,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等,都是红树林重点布局之地。 


现在的张宝全,更愿意用“红树林品牌创始人”来定位自己。其实他所从事过的职业十分丰富,做地产商之前,干过木匠、记者、作家、画家、书法家、导演等,这也是地产界人士称他为文化人、艺术家的原因。

“我不是一个好商人”

他曾一度在文化人与商人之间徘徊。2009年,张宝全从如日中天的住宅房地产退出转型,做旅游度假产品。对此有人称赞他勇气可嘉,但更多的人却疑惑不解。但张宝全最清楚自己的长项与短项。那个时候要把企业做大,要在酒桌上拉关系、拼资源,这让骨子里流淌着艺术家因子的张宝全很膈应。 

“不是看不见房地产这块蛋糕,作为一个文化人,真的要把房地产做到百亿、千亿,我最大的障碍就是情商不高,搞关系不行。”张宝全称自己并不擅长公关,他甚至认为那时候的自己并不是一个好的商人。 

红树林不一样,是他所擅长、别人所不具备的文化落地产品。“中国的城市正在从观光休闲向度假休闲转型,红树林就是一个城市向度假休闲转型的航空母舰。一个城市有了红树林这样的产品,就会带动当地度假休闲产业的蓬勃发展。这样别人就来找我了,那就好办了。”事实也证明了张宝全当初的判断。通过10年打磨,红树林度假世界一经面世就引起轰动,不但同行纷纷前来研究学习,各地政府更是主动上门开出极具吸引力的条件邀请张宝全去当地建设红树林。

“红树林不是草本植物”

过去的10年,房地产发展如火如荼,但张宝全至今依然认为,这不是一个自然的市场状况,中国房地产其实早在2009年就到了拐点。“这10年的辉煌,今天的几个大开发商都赌赢了。” 

主持人马丁问:您没参加到这个赌局,遗憾吗? 

张宝全回答,只是没有参与赌传统房地产而已。“红树林不是草本植物,是木本植物,它可以生长数百年。但传统房地产是草本植物,像西红柿,采摘完,就没有了,明年要再去找地种。”

“一个是长期生长,一个是短期收获,需要完全不同的土壤、不同的园丁,不同的培养和养护它的方式。”

“卖的是一种生活方式”

“红树林是卖生活方式赚钱,不是靠卖房子挣钱。”“度假的本质是脱离现实,就是生活在别处。” 

张宝全并不担心红树林陷入竞争,因为“资源的准备,人才的准备,你准备好了吗?你有开美术馆的人吗?你有运营一百个影厅的人吗?”他一下子列了三个强势反问。 

这些就是红树林10年累积的优势,也是张宝全的兴趣爱好10年打磨所得。采访开端,张宝全就提了一句极富哲理的话:每个人都会干很多的事情,做很多的角色,你今天不管干的什么事情,什么角色,都是以前所有经历的一个总和与反映。

“度假时代本地度假是最大的市场”

谈起度假市场以及红树林的规划时,张宝全如数家珍。

“中国旅游市场有两种,一种是观光休闲,比如兵马俑、迪士尼等,特征是人头经济,门票经济;一种是度假休闲,中高端消费人群为主,特征是生活方式经济。在度假休闲目的地,才会有高大上的艺术品及艺术衍生品。” 

红树林设计的时候主要依据四个市场:本地市场,开车一个半小时达到;本地区市场,开车两个半小时达到,然后是中国市场、国际市场。对于青岛的红树林度假世界,张宝全说,“同等规模下,青岛会是三亚收入的1到2倍,因为三亚红树林的本地加本地区的市场才占一成,而青岛红树林的本地加本地区的市场就占到五成以上。”

“明年年底可以考虑拍自己的电影”

张宝全说,他希望一切调整正常运转后,可以把丢掉的导演工作重新捡起来,“预计明年年底的时候吧。”他骨子里的电影情结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他对导演梦情有独钟。1987年的时候,拍摄完成《第一百首歌》后又以笔试第1名的成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成为著名导演谢飞的学生。之后数十年,张宝全一直都未放下导演梦,中途断断续续想要捡起来,最终因各种琐事而耽搁。这一次,他说,“估计比以前都靠谱。” 

翻看张宝全的微信,会发现他的头像很有意思:45°角望向远方的半身照,穿着一件蓝色的文化衫,背后则是昆仑决的搏击擂台。文化衫上,一只正咆哮的老虎上头是红树林文艺范的logo,微萌。

张宝全喜欢上了搏击,生于1957年的他在与昆仑决创始人姜华打拳时,丝毫不输场面,拳脚齐发,招招有力。以前的他只喜欢创作,画画、写字;中间的10年,他运筹帷幄、精心布局,让红树林安静而蓬勃地生长着;现在,又喜欢上了搏击,而此时的红树林也正处于能量爆发的当口。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