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谈房地产市场:房价一年涨20%到30%难再现

行业动态新京报侯润芳2018-03-14 08:01

3月10日,铁道大厦,全国政协委员李稻葵接受媒体采访。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3月10日,铁道大厦,全国政协委员李稻葵接受媒体采访。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昨日,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

在谈到金融机构改革时,李稻葵说,金融监管通过合并的形式更加统一,人民银行对保险和银行监管的权力以及人民银行设立规章制度的能力都得到了加强。就我国目前的房地产市场情况,他表示,一线城市增加了租赁房用地的供给,一定程度缓解了房价上涨的压力。

谈委员履职

政协委员要为群众利益和社会发展呼吁

新京报:这是你第几次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今年有哪些提案?

李稻葵:这是我第三次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今年一共有三个提案。一个提案关于个税改革,我做了很多调研和跨国研究。第二个提案关于统一中国债券市场,目前我国缺乏一个统一的国债市场,不利于整体金融体系的健全和发展。同时,现行国债市场分成了银行间交易市场和交易所市场。银行间市场是由银行以及相关金融机构参与,而交易所市场的许多业务是商业银行不能参与的,这就增加了交易成本,减少了国债市场的流动性,阻碍了国债市场的发展。第三个提案是建议将摩托车(包括电动摩托车)这样的两轮车统一纳入四轮车的管理体制,目前很多城市对两轮车的管理存在“一刀切”现象。

新京报:为什么会关注两轮车的问题?

李稻葵:关于这个问题我自己有着切身体会。从大的方面讲,现在全国有上百个城市实行限制摩托车的政策,摩托车产业严重萎缩,从过去一年销售3000万辆,萎缩到年销量不到2000万辆,目前摩托车主要销向农村,不利于摩托车产业的高端升级。此外,因为“限摩”导致很多人选择不需要上牌的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摩托车,这样会更加难以管理,容易造成更多交通事故。

新京报:你如何理解政协委员的职责?

李稻葵:政协委员最根本的职责是为群众的利益和社会发展呼吁。虽然政协委员不能在重大问题上投票或者直接参与决策,但是可以通过自身的影响力,使政府、公众关注到一些问题。

谈房地产市场

房价一年涨20%到30%现象难以再现

新京报:在你看来,目前房地产市场的情况是怎样的?

李稻葵:目前全国的房地产市场仍然是不统一的,各有各的走势、行情。总体来看,一线城市有房价上涨的压力,这个压力比三四年前要低很多,这是因为一线城市开始鼓励租赁房业务,租售并举、租售同权。以北京(楼盘)为例,增加了租赁房用地的供给,所以房价上涨的压力比过去要低一点。

房地产市场问题的根源在于很多城市土地供应不足,这就导致房价上涨,而房价上涨之后又逐渐形成了一个“房价必涨”的心理预期,土地供给不足和“房价必涨”的心理预期互为推动,形成了房地产市场发展的怪圈。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通过发展租赁市场,把一部分土地放到租赁市场中去,增加土地供给,试图改变预期。

新京报:租赁政策可以缓解房价上涨的压力吗?

李稻葵:可以这样理解,但现在还言之过早。从方向上看,租赁政策可以缓解房价上涨的压力,但是很难预测房价增长态势在什么时候出现逆转。这是因为房价上涨与否,相当程度上与预期有关,如果再过10年、15年,那时的年轻人认为租房很酷、买房很傻,再有一个稳定的租赁市场平台,房价就有可能回调。但也要意识到,经济学是要与成千上万的心理做博弈,所以很难真正看清楚未来的情况,只能做方向性的预测。

新京报:前段时间,你曾谈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拐点”已到,怎么理解这个问题?

李稻葵:“拐点”指的是房价不像以前那样单边上涨,一年涨20%到30%这样的现象恐怕不会再现了。当然,下跌也很难看到。

如何看待短期房价走势?一定要区别看待。目前,一线城市土地供给不足,但很多年轻人来这里寻求职业发展机遇,想要安家落户,一线城市的房价仍然有上涨压力。二线城市则出现分化,具体要看土地供给、城市发展态势。三线城市又分为两类,一类是准二线城市,地理位置、气候条件、交通等情况好,人口多于1000万,这些城市的房价还是要涨;其他的三四线城市,因为人口在向准二线城市聚集,估计上涨的后劲不足。

谈金融机构改革

银保合并将加快企业推出产品速度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金融机构改革方案?

李稻葵:金融监管通过合并的形式更加统一,人民银行对保险和银行监管的权力加强,人民银行设立规章制度的能力加强。同时保监会跟银监会合并,在银行和保险越来越同步化的情况下,大量银行同时拥有保险公司,银行跟保险公司业务混态性质很强,银保机构的控制权集中。所以把这两个合在一块,是有道理的。

新京报:银保合并的目的是什么?分业监管是否已不适应当下情况?

李稻葵:原则上我同意这个说法,现在金融是混业经营,所以监管必须要混在一块,统一起来,而不能各管各的。由于分业监管,导致一些混业经营的交界处监管不到位,比如说,保险公司岁末年初要发“开门红”保险产品,实际上是理财产品,保险公司动员自己的经纪人、代理人,几十亿、上百亿元地发售这些本质上的理财产品,这是银行的业务。但保监会以前监管不够,银监会又管不着,形成监管空白。银保合并后,就可以来监督这个事情,起到防范金融风险,规范经营的效果,在风险没有发生之前,就把它消灭于萌芽之中。

新京报:银保合并对行业有什么影响?

李稻葵:会缩短企业推出合理的、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时间。比如保险公司要发理财产品,保监会不敢批,银监会管不着,现在就可以加快推出。确实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就可以合规推出。以前监管责任确认困难,现在银保合并监管责任明确。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新京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