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什均衡”下 万科事业合伙人制再进化

行业动态北青网2018-01-10 17:13

  松花湖畔,雪道正燃。

  1月6日,万科北方片区的2017年媒体答谢会在此举行。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组织生态与人力资本战略教授、人大博士生导师周禹,连续两年获得美国管理学会(AOM)最佳论文奖的权威专家,给媒体上了一堂“事业合伙人制”解读课;

  这堂课的背景是,1月5日晚间,万科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对项目跟投制度、董事监事薪酬、经济利润奖金方案进行了调整与修改。这些事业合伙人制度框架内的调整,意味着什么?

  “信托责任plus”

  “首先是担当制度,不是福利制度”,周禹开宗明义。

  奋斗、创造、劣后、共享,这个顺序绝不能错,要持续创造股东、客户价值,最后才能分享。

  担当,是周禹强调得最多的关键词。在周禹看来,“升官发财”不能算是激励,比如说目标牵引,会带来博弈,压任务的人会希望任务额越多越好,接任务的人会希望越少越好;再比如说奖金激励,可以说是一种“兴奋剂”模式,今年给X,明年不给X+1就形不成激励。

  万科事业合伙人制度的目的是“通过责任担当去激发奋斗,而不是金钱、物质的简单交易”,是要“更加敏感地担负信托责任,更加投入地为股东创造价值,是管理者、经营者信托责任的加强版”。

“纳什均衡”下 万科事业合伙人制再进化

  简单回顾一下万科的事业合伙人制度,2014年开始执行,分为三个层次:持股计划、项目跟投、事件合伙。

  在项目跟投方面,从2014年4月开始,万科要求所有的新获取项目,除旧城改造及部分特殊项目外,都必须配套跟投计划。

  而事件合伙则相当于互联网公司的临时项目组。根据事件,临时组织事件合伙人参与工作任务,项目中拆解原有部门职务划分,旨在解决部门中权责过度划分对企业整体长期利益的损害,优化跨部门“协同”。

  分享会上,烟台公司总经理曾巍作为事业合伙人制的成功样板登台,“为了塑造这种奋斗文化,打破部门壁垒,万科把客户价值定义为唯一标准,打破层级限制;要求必须打胜仗,不允许失败。”烟台公司总经理曾巍说,“万科就像一个赋能平台”,以任务为中心赋能授权,而这是区域公司迅速成长的关键。

  “瓜田李下”

  事业合伙制能够推行,离不开华润作为大股东的垂拱而治。

  彼时万科的股权高度分散,第一大股东华润持股比例不足15%,且不干涉公司经营,这造成了公司的股权意义上的实际控制人缺位。对万科管理层来说,“大股不控股、支持不干预”,在这样的治理机构下,“人才比资本重要”的价值观的,带来了管理制度的创新,也让万科从一家区域型小公司成长为行业翘楚。

  三国·曹植《君子行》:“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意指正人君子要主动远离一些有争议的人和事,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嫌疑。“宝万之争”中,宝能就提案指称,万科事业合作人制度作为万科管理层核心管理制度,不受正常管理体系控制,系在公司正常的管理体系之外另建管理体系。

  现在来看,这种指责更多是一种“斗争策略”。业内人士指出,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公司法的基本原则是公司自治。只要不违反公司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的强制性、禁止性规定,公司有权自主决定管理机构的设置。

  而从实践来看,管理层不控股,其行为就不会“短期化”,从而造就了对成功和伟大不懈追求的精英管理层,达到了亚当·斯密所言的资源最优配置,有利于所有股东的权益。用华生的话来讲,万科管理层的“私心”摆得上台面。

  “宝万之争”尘埃落定,一个共识逐渐形成,那就是:是否有利于企业发展,是否有利于股东和社会最广泛利益相关方价值最大化,是判断事业合伙人制度是否合理的唯一标准。

  而为了避嫌“瓜田李下”,万科管理层还在用行动向新的大股东深圳地铁表白:1月5日晚间,万科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称,对项目跟投制度、董事监事薪酬、经济利润奖金方案进行了调整与修改。

  修改要点包括:公司不对跟投人员提供杠杆;再次细化了门槛收益率和超额收益率,只有当内部收益率(IRR)大于或者等于10%时,跟投人员与万科才能按照出资比例分配收益;内部收益率大于或者等于25%时,获得1.2倍出资比例分享收益。

  更加细化与严格的制度修订,显然是万科管理层加诸自身和员工的更高要求。

  “纳什均衡”

  从1994年的“君万之争”,到2016年的“宝万之争”,万科的管理层两次涉险过关;随着第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大大提升,新一轮的博弈或许已经在路上。

  从博弈论上来说,目前的万科管理层和深铁,达成了“纳什均衡”,还处在蜜月期。所谓纳什均衡,指的是参与人的这样一种策略组合,在该策略组合上,任何参与人单独改变策略都不会得到好处。

  从深圳地铁角度看,尽管贵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29.38%,距离认定为实际控制人的标准之一的30%仅一步之遥。但维持现状无疑是最佳策略。深圳地铁也是这么做的,一方面,在2017年6月份的股东大会上宣布未来12个月内暂无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不谋求成为万科的实际控制人;另一方面,在董事会中只占3人,与此前华润的人数相等,也与万科管理层的人数相等,这就是说,华润的垂拱而治,被暂时继承下来。

  深圳地铁还表示,支持万科的混合所有制结构,支持万科城市配套服务商战略和事业合伙人机制,支持万科管理团队按照既定战略目标。

  松花湖畔,把事业合伙人制的精髓讲透,进一步申明这个制度背后的“信托责任”,并辅之以修订跟投制度的实质性动作,管理层向大股东释放善意、表达忠诚的拳拳之心昭然可见。

  文/胡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